您的位置:首页 >宏观 >

中行原油宝低门槛 暴露银行创新业务风险

原标题:中行原油宝低门槛,暴露银行创新业务风险

油价“一夜暴负”,让中国银行原油宝做多投资者陷入困境。

投资者当作理财买入,现在却要承担类似期货杠杆交易的损失,对此多表示难以接受。

22日,中国银行以“对于已确定进入移仓或到期轧差处理的,将按结算价为客户完成到期处理,不再盯市、强平”,回应了投资者关于中行为何不进行保护性平仓的质疑。

随后大量投资者与监管部门沟通,并咨询律师准备起诉。然而到目前为止,他们也没能从权威机构确认,原油宝到底是什么性质的金融产品。

有代理该案诉讼的律师对记者称,原油宝是具有期货属性的银行金融理财产品。期货业人士则认为,这其实是场外金融衍生品。

“原油宝实际上是纸原油,可以做空、有保证金,具有期货特点;但保证金为100%,不直接在期货交易所交易,又不同于期货。”中国(香港)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原油宝是“具有期货属性的场外金融衍生品”,中行是做市商。

无论是什么性质,这一高风险的金融产品,目前显然处在监管模糊地带。

产品认定争议

中行22日确认结算价-37.63美元/桶为有效价格,并将参考CME(芝商所)官方结算价进行结算或移仓。23日有投资者表示,账户资金已被扣除。

原油宝穿仓引发的质疑主要集中在5个方面。第一,投资者适当性是否到位;第二,算理财还是算期货,二者适合的投资群体存在天壤之别;第三,归银保监会还是证监会监管,是否合法;第四,中行为何没有提前移仓换月;第五,中行为何没有在价格跌至20%保证金时斩仓。

其中,对原油宝的定性,是界定中行在其中责任边界的重要前提。

2018年原油宝推出不久,在相关产品广告中,对原油宝是这样描述的:“这项业务交易起点低,交易渠道便捷,还可进行多空双向操作,对于刚接触原油市场的投资者很合适。”

现实确实是大量散户成了原油宝的投资者。“我这边接触到的投资者,很多对于期货都没有认识,合约、移仓、保证金、充足率都是不懂的,游戏规则都不了解,就进了原油期货市场。”江诺力亚律师事务所律师唐耀涛23日对第一财经记者称,目前穿仓受损投资者数量具体无法统计,但人数预计以万计。

据中行22日介绍,2018年1月开办原油宝产品,为境内个人客户提供挂钩境外原油期货的交易服务,客户自主进行交易决策。其中,美国原油品种挂钩CME的WTI原油期货首行合约。个人客户办理原油宝需提交100%保证金,不允许杠杆交易。

中行还称,原油宝产品挂钩境外原油期货,类似期货交易的操作,按照协议约定,合约到期时会在合约到期处理日,依照客户事先指定的方式,进行移仓或到期轧差处理。

上述描述让部分投资者理解为,中行扮演了期货经纪商的角色。不过,王红英指出,中行不是经纪商而是做市商。其角色是,客户买者卖者多空对冲,多出来的部分由中行在国际市场完成交易。

而如果是经纪商,中行应该直接与交易所系统连接,投资者可以直接参与境外原油期货交易。但事实上,目前我国对于个人境外期货投资是有严格限制的。

对标权益投资,提高适当性门槛

不同风险的产品匹配不同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,是投资者适当性制度发挥作用的核心机制。

近年来,股票、期货、私募基金等领域一直在完善这一制度,目前已在权益市场形成相对有效的投资者适当性体系。但对于刚刚从利差业务向权益业务转型的银行来说尚有不足。

原油宝提供的实际上是一个高风险的场外交易市场。王红英告诉记者,原油宝是挂钩原油的衍生品业务,是个专业市场,场外交易需要专业投资者参与,这里有交易能力高超的国际金融机构。以买理财的目的参与的投资者,在这个市场缺少防御能力。

在油价稳定阶段,规则不完善的问题一直没有暴露出来。“从石油价格战开始,原油宝就不是普通投资人群适合投资的产品了。”唐耀涛称,此前市场稳定,在没有杠杆的情况下,普通投资者的资金还是较为安全的。但此后,风险迅速飙升,叠加全球疫情影响,原油需求萎缩,风险再度飙升。从CME修改规则开始,美原油期货就出现了穿仓可能。

他认为,从交易标的属性而言,这是高风险品种,应该匹配较高的投资者门槛。

“原油宝资金门槛低,没有杠杆,很多投资者就认为可以进来小玩玩,反正也不会亏太多。所以很多没有专业金融知识的人就进来了。”唐耀涛认为,无杠杆也是很多投资“小白”参与原油宝的原因之一,因为高杠杆的话,反而会阻止很多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入场。

原油宝问题的暴露,有偶然性,也有必然性。“为什么会出现原油宝产品属性界定不清楚这样的问题?”王红英对记者表示,利率市场化改革背景之下,银行在技术层面的“混业经营”已是必然趋势。银行成立理财子公司,五大行参与国债期货,都是向权益市场的拓展。而原油宝也是这样一种中间业务的创新。

此次穿仓事件暴露出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没有建立,人才储备、技术条件、制度体系都没有转变过来,整个业务架构体系不太匹配目前的中间创新业务。从固收思维向权益思维的转变,还需要进一步加快。

王红英认为,在银行创新发展的趋势下,原油宝这样的产品未来还会存在。但适当性管理、风险测评体系都需要大幅提高。比如原油宝,可以考虑对标原油期货50万元金融资产的门槛。

监管须及时跟上

有投资者对记者表示,其致电证监会、银保监会、人民银行,都没得到明确的监管权限的确认,到底是期货还是理财,也没有得到清楚回应。

第一财经记者也先后拨打了上述监管部门的热线电话,证监会12386热线客服称“您反映的事项不在热线受理范围内”,对于应该向谁反映,客服回应“热线无法查看到其他渠道的任何信息”。其余热线均未拨通。

记者从工商银行获悉,该行已就账户原油负值情况向相关部门进行了反馈,正在等待处理结果,建议关注银行公告。

唐耀涛称,原油类产品出现时间较短,监管还没有跟上。

“这次是一个很大的教训。”王红英认为,此次中行在移仓操作中的表现也饱受诟病。他建议,银行应考虑将衍生品行业人才直接纳入到风控及业务部门,将有利于更快转变思维,应对风险。

此外,他提出,监管部门可以考虑出台指导意见,或三年五年的发展规划,使得各家银行在开展创新业务时,能够有前瞻性的依据。同时,加强监管协调,以更有效地防控金融乱象。

长按二维码关注中行原油宝事件最新进展 查看实时原油价格长按二维码关注中行原油宝事件最新进展 查看实时原油价格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